前言

这一年以年底去珠三角转换心情画上了句号。

从年初外包挣扎生存,到年中开始筹划自己的产品,到运营惨淡砍掉部分团队成员艰难生存,再到重新复盘手头的项目寻找新的出路,今年算是迈出了很多的第一步,学到了很多东西吧。

外包今年也做了不少,中间自己的产品也做了不少,合作项目也做了不少,但是还是亏损,这对于我的经营手段无疑打上了一个问号。

对去年的 Flag 进行分析

  • 攒点小钱,年底留下六位数余额(实际变成了部分负债,运营问题,已吸取教训)
  • 完成并上线四个以上自有项目(上线四个,基本达成,合作项目两个全数进坑,无后续运营行为,纯自有项目两个,运营正常一个,另外一个重运营项目推广不顺利,搁置)
  • 日常
    • 看 12 部电影(达成)
    • 看 24 本有意义的书籍(10本,接近二分之一,基本都是在10月份之后看的,以后要多抽时间看书)
  • 从技术的身份上转换,重心慢慢往管理、业务、产品这几条线上转(基本达成)
  • 团队
    • 实现 200W 营收(估算流水 120W,实际利润负数,不能算合格)
    • 实现稳定收入增长,年底公司账上也能有一些钱(未达成)
    • 慢慢把人数拉到两位数以上(已改变经营理念,追求小而精,此条暂搁置)

结论:目标定得有些高,实际情况比较打脸,来年再接再厉。

自我剖析

去年一年实现了很多的第一次(好的意义上和坏的意义上的都有)

值得坚持的

将自己从纯工作中逐渐解构出来,也重拾了看电影和看书的爱好(或者说是解压方式)。

也通过多接触不同的人来让自己得到了很多不一样的观点。

从纯开发的身份转变为了业务和产品和开发,做了真正正常在运营的第一个 SaaS 类产品,摆脱了纯以外包为生的状况。

同时做了很多技术上的新的实践,做了很多以前只是口头说说但是并没有去实践的一些想法。

学到的教训

不要太相信他人,更不要太相信自己。

不要与和你条件相差太多,失败成本相差巨大的人合作(例如大学生,没有生存压力,可以轻易在你做出原型后选择放弃)

合适的产品宁可不合作,自己开发后自己运营,也不要轻易找一个不靠谱的运营方合作。

要经常复盘当前情况,经常与团队成员进行交流,快速调整团队方向。

在没有足够管理能力和足够任务的情况下,不要招太多人。

对2019年的预期

这一年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在做好继续苦一年的准备之后,打算再对目前的产品进行打磨先衍生一个新产品。

明年多出去跑跑业务,多去熟悉跑业务的一些具体方式,谈下更多潜在的客户。

然后站在自己对工具类和导流类产品的理解基础上,再做两款产品。

扩充团队架构,从纯技术团队纯和尚庙团队转变成一个多元化的团队,从重技术变为运营和技术并重。

立 2019 年的 Flag

  • 攒点小钱,结束负资产状态
  • 线上正常运营 2-3 个产品
  • 重构整个团队,加入运营/市场/客服人员
  • 找准低点搞定杭州首套房首付(自己想办法攒一半首付,凑一半首付)
  • 重拾摄影爱好
  • 成为一个 UP 主(或者说从内容的接受者成为内容的输出者?)

你好 2019,创业的第五年,以及仍然挣扎在生死线的自己。

评论

香港城市印象 / 2019

发布于 think

接着前面来写,元旦在深圳待了一天,二号前往香港。16年办了港澳通行证一直没用,直接过期了,圣诞前后续签后想了想还是得趁机会用一下。

香港

一月二号早上从皇岗关口进香港,逛了一天,晚上从深圳湾关口出来。

落马洲皇巴站

本以为过了元旦的第二天,过关的人应该不算多的,早上九点到了关口,发现还是那么多人。

其中,很多中老年大妈们驮着旅行箱组团进关,很好奇这是要去人肉屯货回来出么(水客)?

首先在皇岗口岸先过检,然后巴士进去后到落马洲管制站又来一次香港过检。

到了香港这一侧的巴士站(落马洲皇巴站),然后意识到自己蠢了,本来以为这边应该有地铁站才对,后面一查应该从福田口岸过去才是到地铁落马洲站,皇岗过来只能坐巴士进香港。

巴士站附近轮子和反轮子的两组宣传人员在挂横幅宣传立场,某种意义上来讲是真的开放。。。

想了想既来之则安之,问了问旁边的香港阿姨尖沙咀应该怎么去,很热心的解答了我的疑问,帮我换了一些零钱(手头只有刚换的五张 100 港币),告诉我去坐(新界专线)小巴78路,坐到锦上站下车转西铁线到尖沙咀,真的是热心呀。

话说这巴士上去竟然要收九刀港币,和国内公交比起来真的物价水平相差太大。

巴士沿途的建筑类似于国内农村的标准,应该算是香港的乡下?

坐了接近二十分钟,直到快到锦上站附近才看到一些高层建筑。

到地铁站花 150 刀换了一张八达通,坐地铁西铁线到尖东,这一程出站刷了20来刀,和国内物价没办法比呀。

哦对了地铁竟然不用安检,这对于适应了国内地铁安检常态的我而言,真的是不太适应哈哈哈。

尖沙咀

到尖东站差不多十点半钟,出来就稍微找找附近景点闲逛下吧。

出来发现附近的星光大道和香港艺术馆全部都在装修,真的是倒霉,只能到边上的沿岸观光带瞎晃悠了,顺便拍了一些照片,对岸的高楼林立,一眼就能认出那标志性的香港中银的大楼。

中间就着咸咸的海风找了一张长椅,干了一会儿活,然后走几步路到附近的天星码头,坐轮渡去对岸的湾仔码头。

中间又遇到了一些小插曲,我直接从出客口下来赶这班的轮渡,然后拿出八达通准备刷卡上船的时候,入口处的工作人员先是用粤语对我讲让我上去从旁边进站(但是我没听懂,尴尬了),后面指着我过来的地方,让我上去,我上去之后,往旁边看才看到了一个闸机入口,刷闸进轮渡之后,这趟船开走了,真的是泪目啊,于是只能再等十分钟了。

后面上了船之后,也有零星一些游客上船,然后花了不到十分钟坐到了对面的湾仔码头。

湾仔/中环

话说记忆中湾仔码头好像是国内一个卖冷冻食品的牌子,到了香港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地名。

从湾仔码头下来之后,沿着岸边走到了香港会展中心(金紫荆广场)这里,这边一堆的大巴车停着,一大堆的老年旅游团在这边驻足合影,这边的人流量明显比尖沙咀岸边的人多多了。

走了很长一段路,基本上都是在每栋大楼的二层间的穿梭通道中行走,不需要下楼就可以一路走到地铁站,这点我是觉得真的方便,不需要被风吹日晒,不需要等红绿灯,真是吾等步行用户的福音啊。

穿梭通道中各种肤色的人都有,香港本地人口真的是多样化,不同的人群边聊着边快速的行走在通道中。

走到了湾仔地铁站附近,在站外的金拱门解决了午饭,看到了一大堆人排着队去人工点餐窗口,果断到旁边没什么人使用的自助点餐终端上操作了,整体的使用体验还算愉快,支持的支付方式也比较多样,也同样支持支付宝和微信的二维码支付,只要对着底下的扫描器一扫就完事了,非常方便。

过了一刻钟,取完餐快速解决午餐,然后想着下午去哪,灵机一动就打算去香港海洋公园,查了查地图就出发了。

没去成的香港海洋公园

先从湾仔坐港岛线一站路去金钟,换南港岛线到香港海洋公园站下,出来直通公园,进公园前需要安检,诶,地铁都不用安检,竟然公园需要安检,惊了。

好,排队买票的时候发现进场门票费 480 刀,我只换了 500 刀,其中的不到 200 刀花在八达通和巴士上了,观察了一下柜台好像不支持刷卡,只支持现金,排了一会儿队只能溜走了。

旁边有换汇的地方,但是想了想已经两点了,五点约好白翼在荃湾那边见面,权衡了下只能先走了,毕竟三个小时估计是逛不太完的,下次有机会来香港再说。

最终去了的香港科学馆

原路返回到金钟,坐巴士去对面吧,走了一段路七拐八拐到了巴士站,发现香港巴士不同线路的在同一个站点的停车位置不一样,且每个人都在巴士应该停车的地方自觉排着队,香港人民的素质还是蛮高的。

坐着一辆双层巴士从红磡海底隧道坐到了对面,从海底隧道收费广场下来,走了一段路到了香港科学馆,中间路过一家凉茶店,用八达通刷了一碗凉茶解渴(看来小额支付的场景,香港人民都是习惯性用八达通)。

走了几步路到了香港科学馆,本来看了看门票好像要 20 刀,不过那天周三常设展览不收费,只要花 10 刀买特设展的票就行。

10 刀买了特设展的票看了钟表历史展,学到了古代中国和外国的计时技术演进(从早期技术不断进步,到晚期技术完善后在钟表的艺术品方向上发展,此处省略 10000 字,说到钟表。。。六学家住口!)

配合一些互动式的电视和投影很好的展现了相关知识,中间看到一个像是毛子家长带着孩子看着展览,小萝莉的英文口语水平真的让我自叹不如。

看完特设展,来到了常规展厅,大部分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来参观和科普的,场馆里面有很多互动的装置,让人能够直观的学到约等于国内初中级别的科学课本内容,寓教于乐。

看完从科学馆出来刚好四点过一刻,准备走几步路去见白翼了,约定了五点在荃湾站见面,这边离地铁站还是蛮远的,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才到地铁站。

荃湾见白翼

又是一个在网上认识一直没面基的好友之一,坐了 20 分钟地铁到了荃湾站,碰见了白翼,白翼是一名运维工程师,想当初好像也是因为运维的一些事情认识的:)

附近找了元气寿司搞定了晚饭,点餐靠桌旁边的手持 PAD 搞定,上寿司靠旁边的滑轨小车自助上菜,取下后按下按钮后小车回到后厨,这种上菜体验还是蛮新奇的。

然后两人聊了一会儿工作和非工作的近况,因为时间赶也没细聊下去,因为要赶回深圳晚上飞机飞回杭州,吃完匆匆告别啦。

从天水围去深圳湾

又是走了十几分钟,走到荃湾西地铁站(荃湾站要坐回几站到换乘站再坐上来才能到荃湾西,干脆走路算了)

坐地铁去天水围,这次发现坐到一列静音车厢,整个车厢挤满了人,大部分人基本都戴着耳机,除了列车运行的声音外,基本鸦雀无声。

到天水围退掉八达通,后面到旁边巴士站坐 B2P 回深圳湾关口,六点从荃湾出发,七点半钟到深圳湾关口,还算快。

整体感受

香港人的生活节奏实在是快,路上走路很多都是快步行走。也有很多外国人,人口算是非常多元化了吧?

以前只是觉得从海外寄东西到香港不需要收关税,应该生活很幸福吧?

但是实际上这边的物价是真的高,除了金拱门,其他餐馆一顿普通餐随便一搞大几十,交通成本也是比国内的一线城市还要高上不少,更不用提居住成本了。

建筑密度也是异常之高,居高不下的房价,很多底层百姓情愿牺牲生活质量生活在棺材屋和鸽子笼挣扎生存,也不愿意去别的生活成本更低生活质量更好的地方(例如深圳)。

本岛的开发率只有10+%,大量的土地被森林覆盖不去开发,宁可填海造地也不愿意开发那大量的土地,美其名曰保护环境(但是填海是不是对海洋生态的危害更大呢?还不如开发陆地的土地呢)

也问过曾在香港读书的一个好友,她的吐槽是香港人民被洗脑的太厉害。。。

一家好几口人蜗居在二三十平的小屋子里也已经成为了这边的常见情况,这种面积也只能做成一室一厅吧?真的是艰难的活着呢。

底层的大陆人民和底层的香港人民的生活质量,我相信一定是前者好的多,就这样,后者也是经常看不起前者,以为前者还活在上世纪,这样看来真的是异常嘲讽。

如若活着只是为了生存,人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评论

广深城市印象 / 2019

发布于 think

年底前坐飞机去的广州,然后顺路一起去了深圳和香港,见了几个老朋友,也见了一些客户,行程算是相对比较充实,收获了挺多东西的。

广州

第一天上午飞到了白云机场,在广州待了三天

  • 第一天:逛了大学城和某死党所在的公司
  • 第二天:在死党住处睡了一天觉补眠
  • 第三天:吃早茶,广州塔底下逛了一圈,看了场电影,然后去盒马吃海鲜晚餐

机场

下飞机后又是下楼又是上楼,然后再下楼,七拐八拐才能找到地铁口,路牌引导也不科学,靠导航才能勉强找到路,如果是不熟悉路的游客估计走到地铁口要花到接近半小时了。

地铁

报站用普通话、粤语以及英文,还是比较新奇的。

支持 交通互联一卡通,但是不支持任何移动支付方式进站,在目前的互联网时代已经算是落伍了。

经 KK 纠正,广州地铁支持银联云闪付,备注一下做个纠正

逛大学城

在某看起来非常美味的丸子酱的安利下逛了大学城和其中一些学校,放松放松心情还是不错的。

坐地铁到大学城北下车,走了一段路到了小吃街,搞了一点小吃垫垫肚子搞定了中饭,下午开始逛广外和中大。

广外的绿化覆盖很高,沿着一条河(湖?)分布着各个教学楼,应该在这种地方上学不自觉会让人有想翘课出来到湖边发呆的感觉,幸福感满满。

中大呢,主建筑的方位布局和自己的大学(杭电)很像,但是毕竟是 C9 院校,各个建筑都有自己的特色,大而精致(不像是建筑毫无特色可言的母校),绿化率也是蛮高的,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不过就自己的智商而言,估计高中就算很努力也考不进中大吧,更何况是摸鱼党:)

逛某死党钱兄所在公司,蹭晚饭

软硬件都做的一家蛮大的公司,据说在广州有三个产业园,包正餐有住补,公司配套设施齐全,还有兴趣课程,福利待遇还是不错的。

晚餐是自助取自助就餐的形式,食物还是十分丰盛的,每天应该都能换着花样吃不同的东西,算是吃货福音?

早茶

到了某酒店的二楼开的一家早茶店吃早茶,十点吃到了十二点多,连带中饭一起解决了。

中间作死点了不少东西,就着普洱茶也吃不完,后面只能打包了。。。

不得不说早茶的点心做的确实挺合胃口的,几道甜点也都蛮喜欢的。

悠闲的吃着早茶聊聊天,还是挺惬意的,这么慢节奏的生活,估计还是很难得才会有。

估计可能只有老年人才能天天有机会享受这种生活(换句话说养老来广州挺合适的?)

广州塔

来到了小蛮腰下面,因为出门没有带身份证,于是就不能买票上去观光了,只能在下面转了一圈,然后找了附近的影院看了电影打发时间(看了《蜘蛛侠》,感觉还不错)。

那天是阴天,高耸入云、云雾缭绕的广州塔也是一种别样的感觉。

很可惜没有晚上来,看晚上的广州塔,再来一次珠江夜游应该还是不错的,下次有机会应该再来一趟。

盒马吃海鲜

盒马这种像超市一样选购生鲜,然后可以现做现吃的模式还是十分不错的,这次是第一次感受盒马的这种挑东西+排队结账+等烧好自取然后开吃的吃饭方式。

唯一不满的是盒马的结账体验和 App 体验,作为阿里投资的公司,不支持支付宝直接买单,非要下盒马 App 买单,差评,买单的时候登录淘宝失败直接锁账户,差评,解锁后一直登录失败,差评,一个正常的结账流程活生生拖到五分钟,这个在线支付体验做的真的是差到了极致。

除了支付之外,取餐提醒不及时,几分钟后未取也未做短信通知之类的。毕竟应用本身可能会被后台清理掉,如果不用另外一种方式辅助通知,很有可能漏,更何况这种连推送信息都延迟很多时间的 App 了,导致取回大龙虾的时候,整盘都已经接近凉了,影响食欲呀。

如果说购物带来的新鲜体验可以加一分的话,他们家的 App 体验可以负很多分,希望能让用户更方便结算和更及时收到消息,而不是搞那么多没用的东西浪费时间。

深圳

行程一天,早上和下午,和几个客户聊到目前产品可能的发展路径,晚上和一个基友吃饭闲逛,然后在皇岗海关附近一间酒店休息,准备第二天香港的行程。

地铁

能直接小程序扫码进出站,体验是真的顺畅,不愧是腾讯的大本营。

地铁从机场坐到龙岗的一头估计要很长时间,也是一个巨型城市。

地铁设有女性优先车厢,这个女性优先车厢到底是个什么机制也没搞太明白。

产品和个人反思

目前做的计费产品,只适用于计费领域,不适用纯认证领域,且只支持爱快,所以萌生了做 Radius 版本的想法。

这次来深圳,主要就 Radius 版本的进度以及一些细节和愿景也和一些头部用户交换了意见。

我们的理想是做一个适用面更广,盈利点更全面,让用户觉得用得更爽的认证服务提供方。

产品也应该由目前的口碑宣传变为和代理合作共同推进的模式,而自己也应该从技术逐步抽身去亲力亲为找场地去合作,去深入地推。

同时借着长租公寓的热度,也应该找机会和大型的长租公寓主合作,推进这个项目的落地,而不是只盯着现有的工厂宿舍、学校等场地的用户(毕竟夕阳产业)。

聊的时候边聊边逛了一圈龙岗的万科里,对在商场顶部设置花园+长走道下行的想法惊到了,挺佩服想出这个点子的建筑设计师,能够如此充分的利用顶部空间扩展游客的游玩面积,十分的惊艳啊。

和基友 KK 晚餐

在 KK 的安排下,搞了一顿潮汕牛肉火锅,对 KK 精湛的煮锅水平表示五体投地。

和前两次在杭州见到的 KK 不同,这次的 KK 果然又是胖了一圈,看起来一定是伙食非常不错的样子啦23333

还是一样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安利,被安利了一波 Sonarcube 和 一些 B 站 UP 主(其中一些已经关注过了23333)。

吃完后消消食随便散散步也很快到了深夜,于是就告辞溜到了皇岗口岸附近的酒店住下了,准备了一下第二天香港的行程安排。

总结

广州和深圳留的时间不算长,很多地方都没逛到,以后找机会一定要再逛几次,对这两座城市的感觉还是蛮好的,主要是冬天温度没有江浙一带冷,空气又好,比较适宜长期居住。

广州除了珠江新城,房价也和杭州相差不是那么大,其实也是可以考虑的,深圳么,生活成本确实有点高,不是很敢考虑。

明天继续写香港,然后写 2018 年总结以及立 2019 年的 Flag。

评论

北京城市印象 / 2019

发布于 think

年底趁着一些机会放松了下,逛了几个国内主要的城市,着重写几个城市吧,这里是北京篇。

北京

作为首都,文化底蕴深厚,各种博物馆和名胜古迹。

每次我去北京,基本都是冬天,从初中第一次去(那时候是和家里人一起旅游,似乎是春节),至最近几年借着各种机会去北京,每次去都有些许不同的变化。

每次去基本上都是刮风加上空气很好的日子,还没有感受过被重度污染的北京。

公共交通

地铁网已经比较密集了,相比杭州而言算是非常成熟了。

直到深夜一点多钟都有的机场巴士,以及几条夜间公交,基本上不是很偏的地方都是 24小时 交通。

今年去北京,地铁支持了 App 扫码进站 以及 全国交通互联一卡通(很多手环和带NFC的手机应该都支持开了,不过好像公交车不完全支持),算是比以往方便多了,不支持微信或者支付宝免App直接进,给差评。

房子

在北京的租房成本最近两年猛涨也是有所耳闻的,因为资本化运作导致大部分房源被各种公司化运作的二房东垄断,然后联手涨租,而在帝都挣扎生存的人要么忍,要么逃离这座城市。

在经济萧条的如今,如果没有一技之长,想在大城市很舒服的生存下来,还是挺艰难吧。

中关村

几年前和崔兄见面去的中关村的3W咖啡,之前所在的海淀图书城,变成了中关村创业大街,里面本来好像有不少书店之类的,现在全部变成了创业孵化器和各种咖啡馆,算是借着创业这股风把整个街区的定位做了大改。

前几年去就已经很萧条的电脑城奸商文化发源地海龙、中关村e世界等等,基本上整栋楼已经没有商户了(除了底下的KFC等零星的餐饮类店铺,基本没有铺面了),中关村e世界还贴着几年前的数码产品广告(仿佛时间定格在了好几年前),真的是感慨时代变化之快,电商的盛行直接让奸商加速销声匿迹了(不过奸商本来也活该,不靠坑蒙拐骗的话,本来发展成类似秋叶原一样的存在也是可能的)

我猜这些空楼估计也会做成孵化器然后出租给创业团队吧。

中关村算是把创业文化利用到极致了,也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公事

趁着机会,上门参观了某合作厂家并进行了交谈,同对明年的经济形势感到担忧,顺着杆子聊对方明年的计划以及反馈了一些产品问题,探讨合作可能性之后结束行程,整个过程还算愉快,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

逛苹果店

逛三里屯的时候逛了苹果店和旁边一个叫做 PageOne 的书店,鉴于我对数码产品比较中毒,就写写逛苹果店的感受吧。

iPad Pro

试了下新款的 iPad Pro,12.9 寸的那款好大啊,工业设计不错,有一种硬朗的感觉,整体握持也不太重,Face ID的加入让他使用解锁和1Password等功能也更加方便。

配套的 Apple Pencil 很不错,笔迹反馈十分灵敏,充电也十分方便,贴着板子就能充。

不过不能装 macOS 只能使用 iOS,让其就算性能再强大无法转型为生产力工具,所以呢,作为一个手持 iPad Air 的用户,果断解毒,选择不升级。

新款 Macbook Pro/Air

Air 的 TouchID 很好,和电源键做到了一起,在 macOS 下可以实现很方便的解锁,再也不用输入一长串密码了。

而 Pro 的 TouchBar 则感觉在大部分场合下不太实用(首先不能盲用了,得盯着条子看每个应用具体实现了什么自定义按键,然后并不是所有应用都对这些按钮做了适配),如果你说他在什么场合会比较好用,那么我想一定是用在显示广告、打麻将以及线性剪辑视频做拖拽的时候。

在键盘手感方面,Air 和 Pro 新版的键盘键程都很短,按键带来的触感都是垃圾,对于码农和文字工作者而言,这个键盘实在让人很难有欲望去换成 TA 呀。

总结

在年年高升的价格,以及节节退败的产品力之下,越来越没有欲望去购买苹果的产品了,看来从 13款 MBP 换成 XPS13 搞黑苹果是一个十分正确的决定(除了折腾点搞黑苹果、触控板并没有 MacBook 那么灵敏、以及续航尿崩以外,其他基本上都是完爆了)

其他轶事

这次和某程序媛姬友在好奇心作用下,一起壮着胆子找到工体旁边一家夜店进去感受下北京三里屯附近夜店的文化(大概是对《华尔街之狼》等类似电影对夜店拍摄场景感到好奇吧)

入场要安检加收入场费,然后进去便是各种 REMIX 的曲调,声音振的耳膜发疼,以及各种灯光,每三五个人就配有一名服务员。

除了纹身社会哥和社会姐以外,很多看起来像是从事互联网或者金融行业的工作者也会来这里,甚至连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也过来享受生活,这是我感到比较惊讶的,女生网红脸偏多,平均颜值还不错。

因为正场可能还没开始,很多人把玩着手机刷着微信,玩着手游,在酒精的作用下一些人不自觉的摇起身体。

边上站着观察了一个小时闪人,出来了之后还是持续耳鸣了半个小时才恢复正常(像吾等这么乖巧的好孩纸好像不太可能融入这个群体,溜了溜了,以后应该不会再来类似的地方哈哈)

评论

前言

这部电影我给的分是 9/10,个人认为非常值得一看。

话说日本的校园和职场欺凌是真的有电影里面那么严重么,虽然知道岛国确实还是比较压抑的。

而且也有许许多多其他的岛国电影在讲欺凌,不过这部电影里面男主被欺凌、被剥夺各种机会的场景还是让我过目不忘啊。

剧情简述

报纸男们以一些闹剧吸引了网民的关注(话说那个弹幕站是neta的N站么?),以惩恶扬善,为大家的自尊心维持公道实施私罚为幌子,实则是为了 kato 桑的身世,精心设局吸引警方的注意(甚至故意不隐瞒自己的身份)。

由报纸男的几次事件始末,到女刑警和警方的调查,以及男主的回忆线,以及男主和其他四个同处于社会底层的伙伴的经历为主线,到最终男主的自我牺牲为结束,其实是突出了欺凌现象在社会的普遍存在的现实情况。

男主本是一个 IT 公司的派遣工(也就是国内的临时工),从事着艰难的码畜工作,正为自己即将熬满三年获得转正而欣喜,却被上司满嘴嘲讽(像你这种 Java 略懂,PHP 和 C++ 会一点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别以为你自己有多了不起),各种刁难(强留加班,被派工程量大到根本没办法在 deadline 前做完的活,被调岗搞卫生),身边的同事也是为了自己不成为下一个被针对的对象,也对男主落井下石(或许迫于压力?但我觉得不作为也是同犯),最终男主病倒、失去工作,沦为无业游民,然后去工作介绍所也因为工作履历的问题没有工作给介绍,然后跟着人群去了散工招募的地方(有一种翻版深圳三和的味道),然后阴差阳错被骗去了危险品处理的工地干着常人不愿意干的活。

本是充满无限可能的人,却因为周围的环境(家庭因素、欺凌、etc…)失去了各种机会,真的是各种叹息啊。

最感触的应该是女刑警在桥上幻觉时听到男主对她讲的 “仅仅有机会去努力,你就已经够幸福了”

(同样处于逆境并努力走向社会的代表,男主奥田和女刑警却因为机会走向两个极端,实在是唏嘘啊)

感想

我们(剧中对应女刑警以及对不明真相的事件吐槽的网民等角色)

或许有意无意会在弱势的人面前说 “你内心坚强点,不要管他们就是了么,心态放宽点,没什么大不了,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总会站在自己的立场,来要求受迫害的人自己调整心态,却没有真正的去解决问题的源头(实施欺凌的人),正是一件又一件类似的事情,压倒了一个人的内心,让很多人不敢走出社会,成为了真正的无业游民和 NEET 族,然后又反过来被社会当做问题隐患,遭到众人疏远。

欺凌的种类真的蛮多的,常见如游戏中的喷子、混迹于各个交流区(微博、论坛等等)的键盘侠,靠各种行为发泄自己的负能量来排解现实生活中的不如意,这种行为也可能有意无意地伤害了其他无辜的人,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维持自己的善还远远不够,面对各种恶如果能主动站出来(我自己也只能做到前者,实在是惭愧,只能靠潜移默化改变了),这类行为才有消停的一天。

另外想起之前被一基友安利,看了NHK对深圳三和大神的纪录片,也详细讲了国内类似靠零工生存的无业游民的日常,也值得一看,不过那个就应该站在当前社会的立场去理解了。

三和大神内心类似于 “反正我再怎么努力也摆脱不了目前穷困潦倒的现状,不如混混日子算了,打打零工,晚上回来网吧一通宵,大水挂壁面应付一下,不照样也是过一天么”

这个心态其实不仅三和大神有,我觉得大部分目前一二线大城市的新一代移民也是如此,只能说没那么严重而已,说实话爆炸的物价已经很难让这些新移民找到对这座城市的归属感了。

努力那么些年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这个问题现在自己仍然没有找到答案。

评论

BranchZero

一只向全栈不断努力的 Web 开发者、运维、与眼镜娘控,面向 Google 和爆栈编程,继承了大部分理科宅的特性(除了审美),可惜是个 Acer


Web Developer


HangZhou